五道财富
首頁 / 專家觀點 / 文章

財富取決于極少的大高潮,幸福取決于較多的小高潮

2019-09-26 . Tags: 專家觀點


所謂幸福,是在于認清一個人的限度而安于這個限度。


我們應該追求的是幸福而非財富。財富是讓我們得到幸福的一種工具,但絕對不是全部。


幸福看上去很難獲得,其實也並不複雜。對于幸福來說,有一個好的頻率很重要。對于財富來說,相信“得要配位”。最好讓自己配得上,我們要得到的東西!


在你面前,擺放著一個黑色的箱子,裏面裝著兩個盒子。現在你手中有100顆紅球和100顆藍球,你可以將這些球隨意組合擺放在兩個盒子中。

遊戲規則是,你手伸進去從中隨機摸出一個球,只有摸出紅球才算中獎。請問:你應該怎麽擺放這些球,才能讓中獎的概率變得最大?


答案是:在一個罐子裏面只放一個紅球,而把其它所有的球都放進另外一個中。這樣的話,你中獎的概率便是74.87%,遠高于表面上應得的50%。


這裏面的秘密是罐子的隨機性和球的隨機性。既然每個罐子都有50%被選的可能性,所以幹脆讓其中的一個罐子概率最大化,全部放紅球,放一個即可。讓其余99個紅球和100個藍球“戰鬥”。  

讀懂這個遊戲,你就能夠理解爲什麽有些人更容易取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在他們的腦海中有著一套應對世界的立體系統。  

我們要做的,就是去發現這些最厲害的人的底層思考方式,成爲解決“不確定問題”的高手。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
命運會改變嗎?


我們被一個廣泛的悖論困擾著:這個世界上的機會越來越少。30年前“倒買倒賣”就好了,20年前搞塊地就好了,10年前做互聯網就好了,幾年前買英偉達的股票就好了,上個月買特斯拉就好了……  


人們總是爲曾經錯過的機會而懊惱,似乎要是有重來一次的機會,命運將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真的是這樣嗎?  


舉個例子:


按照統計規律,某個城市每年有100個人自殺。做個假設,假如我們可以乘坐時光穿梭機回到過去,成功阻止這100個人自殺,能夠將這個城市的自殺率降低爲零嗎?  


我猜不能。當你挽救了這100個人的時候,上帝仍然在扔骰子,大的社會定律還在起作用,可能或多或多仍然會有另外好幾十人自殺。  

統計學家凱特勒認爲:“是社會制造了罪惡;有罪的人僅僅是執行罪惡的工具。從某種意義上說,絞刑架上的犧牲者是社會的贖罪犧牲品。”

所以,假如你可以穿梭回去拯救自殺者或者降低犯罪率,你要做的不是“定點打擊”,而是去探尋本質原因。“通過修正建制或行政實踐,人們可以使一個國家的犯罪率下降。”  

讓我們進一步假設:你這輩子裏幹的那幾件主要蠢事,就像一個城市裏某個概率的犯罪數量。假如我們可以回到過去,即使你改變了人生中那些決定性的轉折點,比如某次考試、選擇專業、決定跟哪個老板混、跟誰結婚……這都像定點阻止了犯罪者,並重新做出正確的決策,但你此生的命運可能依然無法改變。  

因爲你自身的系統結構,決定了你的無數個其它的行爲方式,推動你奔向那無法扭轉的宿命。  

然而幸運的是,本質上,每時每刻,你都坐在一架時光穿梭機上。每個時間點,都是某種意義上的“重新開始”。你可以在任何一個時刻重啓。  

所以,與其向外東張西望找答案,不如打好你手上最大的那張牌:也就是你自己。最重要的就是知錯就改,改變你自己,改變你自己的行爲方式。  

未來,就是你現在做的一切的回報。


我們必須接受不確定性的事實
並學會在其中生存


我們當中的大多數人,爲什麽不能成爲很厲害的人?因爲絕大多數人的認知系統還停留在牛頓力學時代。我們玩兒球,看物體按照牛頓力學精確計算出的抛物線飛行;我們學騎車,享受著慣性的樂趣。  

在一些人眼中,世界犹如钟表般牢靠。他们相信决定论,比如努力就一定会得到回报等等。   但是进入20世纪,量子机制取代了牛顿力学的物质观。宇宙开始不确定起来,充满了随机和偶然。  

這一觀點不僅適用于自然界,也適用于人類社會。我們所在的系統永遠以新穎的方式發生著變化。火災和戰爭、地震和市場崩潰、全球變暖和國際貿易,事物間的關系遠比簡單的類比複雜得多。  

但大多數人呈現出的卻是這樣一種思維錯位:在“牛頓力學”應該發揮作用的確定性環節,比如專業能力提升、自我完善方面,采用隨機性應對方式。大家根本沒有一種要把自己打造成“一艘船”的概念,完全是用既有的知識去拼湊,然後掉進水裏胡亂騰……

而到了極端隨機的環境裏面,大家又特別希望有確定性的東西。總有人和我說,你別跟我講道理,你直接告訴我一二三四應該怎麽做。這事兒挺搞笑的。我要是能告訴你怎麽辦,我早就成億萬富翁了。

面對現實世界,大多數人選擇:花時間試圖控制不可預測的那些東西,卻對自己自暴自棄。

就像一位历史学家的说法,美国在珍珠港袭击中吸取的教训应该是:“我們必須接受不確定性的事實,並學會在其中生存。因为没有什么魔力能够提供确定性,我们的计划必须不借助它也能实施”。

在這方面,人生其實最像玩一場德州撲克。

德撲是一門技術,也是一門藝術。算得出來的那部分被稱爲技術;無法計算的那部分則是藝術,正是這部分更能模擬我們的現實世界。

我們若想要取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就得有類似于打德撲式的思考方式:

從技術的角度來看,你應該扮演理性代理人,尋找最小化風險、最大化收益的下注方式; 但另外一方面,再精准的計算也無法消除不確定性。學會隨機地應對這個世界,你追求的不該是正確,而是正確率;甚至不是正確率,而是正確的期望值和效用。

有人會說,怎麽能用賭博來隱喻人生呢?其實,難道人生不比賭場更加難測?大多數人不比賭徒更加孤注一擲嗎?對我們和孩子而言,這是應該補上的人生必修課。

人生贏家對手中不確定的撲克牌的態度是:如同初戀,如履薄冰。


這是最好的時代

要敢于下大注


比尔?盖茨曾经说过,我们应该对未来保持乐观。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进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人类社会呈现出指数级的发展趋势。我们正处在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虽然会有些小波折,但是人类的总体命运仍然向上。置身大时代之中,我们应该怎么做?先说观点,“財富取決于極少的大高潮,幸福取決于較多的小高潮”。这是什么意思呢?

首先,財富取決于單次的幅度,而非頻率。矽谷創投教父彼得?蒂爾,推崇“冪次法則”,即20%的關鍵事物帶來80%的收益。他投資公司的賺錢邏輯是這樣的,第一名爲他賺的錢,比第二名到第十名加起來的還要多。

彼得?蒂爾舉過這麽一個例子:2010年,霍洛維茨投資基金向ins公司投資了25萬美元。兩年後,Facebook以10億美元買下該公司時,霍洛維茨已經在ins上賺到了7800萬美元。兩年不到,312倍的回報。但問題是,霍洛維茨基金的規模是15億美元:如果只開出25萬美元的支票,那麽它得找到19個ins,才能收支平衡。

機會來臨時,要敢于下大注。巴菲特在2010年寫給股東的信中曾說到:“好機會不常來。天上掉餡餅時,請用水桶去接,而不是用頂針。”其次,幸福取決于頻率,而非強度。再大的單次幸福事件,持續的時間也不會比小的多太多。

全球現象級暢銷書作家羅爾夫?多貝裏最近出了一本書,叫做《清醒思考的策略》,他在裏面提到過一個叫做“專注點幻覺效應”的現象,即你買過的任何商品,爲你帶來的快樂都會被“專注點幻覺”影響。

無論是一輛新車、一套化妝品,還是一個奢侈品包包等等,只有在專心想它們時,我們會感到高興。然而,在日常使用的時候,我們卻會逐漸將這些快樂抛諸腦後。人們總是高估積極經曆對提振心情所帶來的影響,又低估了自身的適應能力。

哈佛心理學教授丹尼爾?吉爾伯特認爲,是否贏得大選、找到伴侶、獲得晉升和通過考試對幸福的影響,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麽大。最近的研究表明,很少有經曆能對我們産生超過3個月的影響。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幸福應該是上百件小事疊加的綜合。一個每天經曆十幾個小開心的人,很可能比只遇到一件大喜事的人更幸福。而如何建立起上述財富的大高潮和幸福的小高潮之間的某種聯系,決定了你此生成爲一個什麽樣的人。

你會發現一個人一輩子賺的大頭的錢,也就是靠那麽幾件事情。但是,這裏面有個要命的地方是,你不知道哪個才是機會,什麽時候才應該下大注。這是最難的,需要耐心等待。所以一個人最理想的模式,就是在等待大機會湧現出來的過程中,也能找到個人幸福的狀態。

就像洛克菲勒在他86歲時,寫下的一首總結自己一生的短詩中所描述的那般:“我從小就被教導既要娛樂也要工作,我的人生就是一個悠長、愉快的假期;全力工作,盡情玩樂,我在旅途上放下了一切憂愁,而上帝每天都善待著我。”



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幸福的
幸福不過是“個人策略”最大化


10多年前,有一條新聞,國外有位媽媽辦了個攝影展,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攝影展的主題很普通,只是攝影師拍下自己孩子的日常點滴。攝影技術也沒有任何高明之處。但是仍然有許多人趕來小鎮一睹爲快。


那麽,魔力在哪裏?秘密就在于:這個媽媽從孩子出生開始,每天爲她拍一張照片,一直到孩子成年,一天都沒錯過。所以,即使每張照片都是那麽普通,但是幾千近萬張照片串在一起,實在是震撼人心。


這提醒我們:成就非凡的榮耀,未必需要非凡的基本要素。一位媽媽拍照,拍了17年。這是一件可堅持、可以由量變躍升爲質變的事情。


然而,大多數人沒有理解到的一點是:絕大多數事情並不符合量變躍升至質變的邏輯。比如,你再勤奮,也很難成爲諾貝爾獎得主等等。

但在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人都做著自己無論如何努力,都不會有所成就的事情,將自己往“笨蛋”的方向發展。正如我們無法把一個悲觀的人變成樂觀的;即使能做到教會一匹馬數數,它也永遠不會成爲偉大的數學家,除非它的理想是在馬戲團表演“會數學的馬”。

學會接受和擁抱自己的局限性,不僅不是悲觀,不是宿命論,相反是在人生的長河迎面而上。能夠對自己做出科學的,也就是近乎殘忍的分析和判斷,常會帶來樂觀的結果。


這就像芒格所說的,我們比別人優勝的地方在于我們選擇避開惡龍,而非殺死它們。

在這其中,最關鍵的是,發現你自己。這是實現“個人策略”的關鍵。認知升級的本質,就是要找到你自己最小的那個內核,然後令其最大化。我們需要像機器學習那樣,具備“一種能夠構建自我的技術”。

而當你尚未找到上帝創造你的說明書時,記住一個特別簡單的詞,本分。努力地把你眼前所能看到的事情做好,做到最後。大多數人的計算深度,都難以超越現實的不確定性,那我們只想一件事情就好了:我當下最應該做的是什麽。
 
法国文学家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中写到,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幸福的。所謂幸福,是在于認清一個人的限度而安于這個限度。



聲明:文章內容綜合整理自正和島,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所采用的第三方數據、資料、圖片均有可靠來源,但不保證這些資料的准確性或完整性,引用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刪。



友情链接:188体育在线  360彩票注册网址  快三购彩  七号彩票开户  湖北快三走势图  88彩票注册网  10彩票平台  1号庄彩票  uu彩票平台  万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