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财富
首頁 / 行業解讀 / 文章

固收爆破,貨幣貶值,資産配置刻不容緩

2018-08-24 . Tags: 行業解讀

2018年對投資者來說,注定是驚心動魄的一年。


微信图片_20180809151001.jpg

數據統計,截止到6月底,今年一共發生了25起債券違約事件,違約金額達到375.95億人民幣,而往年的違約金額中,2016年的違約金額最高,也不過321.59億元。今年是信用債償付的高峰期,而金融去杠杆又收緊了市場流動性,可預見2018年下半年,還會有更多“雷點爆破”。與此同時,人民幣貶值壓力明顯,投資者的資産正面臨內外夾擊的雙重壓力。


今天,我們展開聊聊投資者目前所面臨的內外風險成因,以及如何用全球資産配置完成破局。


首先,咱們來看一條新聞:


中國人民銀行24日決定,自7月5日起,下調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准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劃一下這條新聞的重點就是,調整對象是商業銀行及同類型金融機構,用途是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用5個字概括這個必考點就是:降准、債轉股。





※ 此处补充两个小知识点:


降准,是指降低存款准備金率,是釋放流動性的調控;


债转股,是指国家组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sset Management Companies,下文简称AMC),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把原来银行与企业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企业间的股权、产权关系。




看完了這條新聞,不知各位是否想起今年另外兩次降准?


  • 1月份,針對普惠金融進行了定向降准;

  • 4月份,首次使用降准資金置換中期借款便利(MLF);


與此同時,央媽6月份以來,特別呵護流動性,兩次開展MLF操作,6月6號,MLF4630億;6月19日,逆回購1000億,開展了2000億的MLF。





※ 此处再补充一个小知识点:


SLF: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常备借贷便利工具,业内戏称酸辣粉,是央行长期提供,以备银行资金短缺而采取的方式,一般贷款期限为1-3个月。


MLF:Medium-team Lending Facility,中期借款便利工具,业内戏称麻辣粉,通常是央行进行调控是才进行实施,一般期限为3个月、6个月或1年,并且MLF接到的钱规定了用途,仅可以投资三农和小微企业。




這次降准,總共7000億,其中2000億專用于非縣域小微企業,另外5000億是明確的債轉股。


小微企業難以從傳統金融體系中融資,其中有兩個原因,一是中國征信體系不完善,小微企業經營時間短,缺乏數據;二是小微企業通常沒有可抵押資産,二者都使得傳統金融機構的風控模型難以服務小微企業。


因此小微企業不得不從非正規的金融機構借貸高利率的資金。進而可以得出結論,這次降准的部分資金,是爲了解決金融去杠杆背景下承壓的小微企業的債務違約風險。


再說本次降准中強調的債轉股部分。


市場化、法制化的債轉股于2016年啓動,2017年作爲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2018年強調加快實施的一種特色手段。目前已經成爲推動供給側結構化改革、打好三大攻堅戰、實現高質量經濟增長的一種重要方式。


微信图片_20180809151005.jpg


由于2018年債務到期量大,原本債務違約和資金鏈斷裂風險的隱患不斷顯現,所以國家層面對于這些風險的處置慎之又慎。


那麽,該如何解決這些風險?


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雷曼兄弟破産引起多米諾骨牌效應,進而引發了全球的金融海嘯。以史爲鑒的一個教訓是,銀行作爲金融體系中重要組成部分,同時也是風險來臨前造成系統性崩潰的最後一道防線。


資管新規中去剛兌、去嵌套和穿透式監管,也是在阻斷金融機構與高利貸之間的通道,從而解除了高利貸違約潮對于銀行的傷害。而隔離銀行風險的方式,就是通過AMC將不良資産從金融機構中剝離。


微信图片_20180809151008.jpg


中國第一批AMC成立于1999年,國務院成立四大AMC公司:東方、信達、華融和長城,對應接收銀行的不良資産。四大AMC,承接銀行壞賬,發行信托,由居民買單。而這次的債轉股,是將債務轉化爲股權,通過二級市場流通,由投資者買單。經濟下行時,山河不幸詩家幸,不良資産處置行業會迎來淘金機遇,不過還是那句話,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所以,債務不會消失,只會轉移


對于銀行的投資者來說,帶出去的現金流成爲流動性差的股權,短期股市低迷,股權的吸引力並不是很高,並且接受債轉股的公司,本身也債務纏身,無法盈利,基本面可想而知。


同時在股權攤薄之後,將來的收益也將大幅攤薄。債轉股對降低整個宏觀經濟的杠杆率有著重要意義,但也對實施方“變廢爲寶”的資産處置能力提出較高的挑戰。


那麽,中國的債務到底現狀如何?


中國的債務主要有三部分組成:政府部門、企業部門和居民部門三部分。





政府負債:名義40萬億,算上隱性債務預計在65-74萬億左右(中信數據);


企業負債:90萬億(標普數據),央企負債率91.8%,國企負債率74.5%,民企負債率54%;


居民負債:截至到2017年底,居民部門存款68萬億,貸款47萬億,盈余21萬億,同比縮水16%,但貸款速度已經攀升到24%,房貸爲主;




逐個分析下,政府債從2008年應對金融危機刺激經濟的4萬億開始,累計至今已經已經到了65-74萬億,作爲參考坐標系,2017年的中國GDP總量爲82萬億,此處按下不表。再說企業債,標普數據給出的中國企業負債規模是90萬億,央企資産負債率91.8%,地方國有企業資産負債率74.5%,民企54%。經濟學上企業正常債務超過50%便有一定的隱患了。


政府和企業部門負債率高企,是當前中國宏觀經濟中最大的潛在系統性風險。


緩解債務危機,有兩種手段,一是印鈔票,二是轉移(如上文所說的AMC手法)。


中國的外彙儲備從2014年的近4萬億美元一路下滑到今天3.1萬億美元(2018.5),由于外彙儲備不足,按照外彙占款印鈔已經行不通。另外,中國的M2體量已經非常龐大,2008年,中國的M2只有47.5萬億,2018年的時候,這個數字已經超過170萬億。


微信图片_20180809151011.jpg


通過印鈔解決債務問題,很可能會引起惡性通貨膨脹。此路不通。


除此之外的債務解決方法,無外乎政府債,借新還舊;企業債,債轉股、供給側改革、或者是交由市場處理,局部爆破。政府、企業和居民三大部門的杠杆率中,居民部門相對較低,調整居民杠杆率是中國經濟軟著陸的降落傘之一。


正好近日國開行對棚改項目政策進行調整,那就從棚改說起:通過棚改,調整居民杠杆率的思路可以是這樣的:


1. 国家对于地方政府进行改善民生,进行棚改

2. 拿到棚改钱产生买房需求

3. 楼市预期上升房价上涨

4. 炒房客涌入市场

5. 政府抓住机会卖地收税,赚到的钱还给国家,剩余的钱填补地方政府窟窿

6. 炒房客寻找二手接盘群众



微信图片_20180809151017.jpg

因此,從投資者的角度來說,投資房産是高位接盤、難以流動的高風險資産。過去二十年,中國家庭買房致富的老路會越走越窄。


在上邊流程圖中還有非常重要的一環,就是各個房地産商,但他們的日子也不是很好過。


日前,雲南省房地産開發經營(集團)有限公司(稱雲房集團)持股51%的子公司京鵬地産,出現對重慶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3億元債務到期未償付的情況,與此同時,由于雲房集團自2017年11月將京鵬地産納入其合並報表範圍,觸發了其早前一筆“17省房債”的交叉違約保護條款。


另外,恒盛地産(HK.00845)于4月底披露的2017年年報中透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恒盛地産若幹借款的本金還款及利息付款分別爲32.72億元及相關14.96億元已逾期,據此恒盛地産逾期貸款共計約47.68億元,于2017年12月31日,恒盛地産還違反了2018年到期的優先票據的若幹條款及條件,集團任何借款的違約可能會導致該等借款出現交叉違約。

友情链接:天福彩票网址  皇家88登录注册  1分赛车彩投注  007彩票登录  网赚论坛  凤凰体彩app  1号庄彩票  113彩票  环亚ag88访问  大发福彩极速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