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财富
首頁 / 行業咨詢 / 文章

深度 | 影响中国未来10年的发展逻辑

2019-01-03 . Tags: 行業咨詢

中國經濟的下半場,給世界的貢獻將不再只是産品,而是能深刻影響人類的文化、模式、以及系統。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從1978到2018的40年,是中國經濟的上半場。


以2019年爲分水嶺,中國經濟正在開啓下半場。中國經濟的下半場,其發展邏輯將發生質的變化!緊握舊地圖發現不了新世界,固守舊思維看不到明天的太陽。要想能在下半場裏如魚得水,你必須讀懂下半場的邏輯!



01


先來總結中國經濟上半場的特點,上半場的核心邏輯,可以用四個字概括,那就是:“跑馬圈地”。


什麽是跑馬圈地?



所有高速發展的國家,都會經曆一個資本的原始積累的過程。這個過程就像“跑馬圈地”。一旦社會的生産力得到解放,就加足馬力直往前沖,誰的馬力大誰搶的地盤就多。


17世紀左右,英國資産階級革命勝利後,資産階級革命新貴把很多土地變成私有的大牧場、大農場,這就是英國著名的圈地運動,法國/德國/荷蘭等也都出現過圈地運動。


跑馬圈地的時代有兩大紅利:


第一:“人頭紅利”,針對的是制造業和房地産。


第二:“流量紅利”,針對的是互聯網行業。


先看人頭紅利,顧名思義就是可以按人頭數錢,就看誰搶的人多了。


但是一個很客觀的事實就是,中國人口高速增長的時代一去不返。


盡管我們放開了二胎,但是從2017年開始,中國人口自然增長率明顯回落,只有5.32‰,預計今年還將進一步下降。


與此同時,北京、上海這兩座超級大都市已經在控制人口增長,數據顯示北京和上海兩地常住人口40年以來首次同時出現負增長。


很多事物的拐點,往往從人口的拐點開始。


2018年之前的房地産,依靠的是大量人口進城的紅利,而現在隨著人口增長的放緩,這種模式也走到了盡頭。


2018年之前的制造業,依靠的也是大量廉價勞動力的紅利,而現在隨著勞動力的減少,用工成本就水漲船高,勞動密集型企業徹底沒了出路。


既然外部流入人口越來越少,那就只剩一個出路:盤活存量。


房企開始進入了“盤活存量”和“生活服務”的時代,從“拿地建房”到“構建生活社區”升級。


未來的城市的特點用一個詞可以概括:人以群分。城市一定會出現一個個不同主題的群居社區,並需要有配套的服務,然後更好的深度服務好這一群群人,才是房企應該思考的問題。


同理,制造型企業也必須看清未來産品的方向,定制化和個性化産品占的比重將越來越大,“按需生産”的時代一點點接近。必須要找到自己服務的精准人群,建立鏈接。


實體企業的上半場,我們做了A業務,會進一步開拓B業務,那是因爲社會基本結構還沒完善,所以有這樣的機會。


實體企業的下半場,你立足于A業務,必須不斷深挖這個業務,你要構建一道高高的城牆,讓別人望而生畏。


上半場,我們經營的是商品,人圍繞商品在轉;


下半場,我們必須學會經營人,人才是真正的財富!



02


再來看看流量紅利。


2018年之前的互聯網是上半場。


互聯網的上半場又可以分爲兩大部分,PC互聯網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


在PC互聯網時代,中國誕生了諸如新浪、騰訊、阿裏巴巴、百度、京東、搜狐、網易等互聯網公司。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騰訊靠從QQ到微信的自我革命站的更穩;淘寶也掀開了手機淘寶的篇章,新浪依靠微博苟延殘喘。與此同時誕生了今日頭條、滴滴、美團、拼多多等小巨頭。


無論是PC互聯網還是移動互聯網,都是“流量爲王”的時代,是流量主導一切,流量就像水源,只要有流量就能孕育生命,水到之處綠草成蔭,然後枝繁葉茂。


但是一方面高速增長的人口勢態已經不在,另外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凡是能搬到線上的人基本已經搬上去了。


先看兩個基礎數據:


1、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7年首次迎来整体性下滑,2018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 28.6%,销量增长率大跌;


2、移動互聯網活躍用戶規模增速同比降低超50%,2018年前9個月移動互聯網的總用戶規模只增長了3400萬,而去年同期是6400萬,如圖:



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各大平台的新用戶增加數量都在萎縮,根據Quest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年秋季大報告》


拼多多用戶總量增長緩慢,同時移動購物用戶規模增長率下降,如圖:



摩拜和ofo總用戶數量遠低于去年同期;


滴滴總用戶量預估下降10%左右;


最值得一提的是新的風口——短視頻領域,抖音、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排名前四的APP用戶數都出現了下降,如圖:



顯然是大家對短視頻的新鮮感已過,各種小哥哥小姐姐千篇一律,低俗搞怪的東西很容易審美疲勞。


新聞客戶端方面,騰訊新聞和今日頭條都處于總用戶數穩定狀態,幾乎無增長,其它客戶端的情形也可想而知。


遊戲方面,王者榮耀的用戶數下降高達42%!幾乎被腰斬,大概是新新人類們都覺醒了吧。


總之,現在的互聯網行業,無論是成熟平台還是創業者,都明顯感覺從外部獲得流量的成本越來越高。


互聯網的上半場,我們搶占的是用戶規模,我們通過廣告活動以及獎勵來不斷提升下載量;


互聯網的下半場,我們搶占的是用戶時間,每個用戶的停留和使用時間,以及頻率,才是最關鍵的。



03


跑馬圈地時代的結束,也意味著“搶人頭”和“搶地盤”時代的結束。


既然地盤和人頭都已經劃分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你必須經營好你的一畝三分地了。


就像鬧革命一樣,先確定自己的革命根據地,再不斷擴大革命根據地。做好艱苦鬥爭的准備。


既然機械式的從外部獲取流量越來越難,那就必須從盤活自身存量入手。


反正線上的地盤就那麽大,互聯網企業的一大出路就是去線下搶地盤。


都說互聯網的下半場是産業互聯網,什麽是産業互聯網呢?簡而言之,就是能夠深刻改變實體行業的互聯網。


互聯網的優勢是可以改變生産關系,改變生産關系就是優化資源配置,提升實體的供應效率、運作效率和協作效率。


在下半場,互聯網開始進入“深挖用戶”和“服務實體”的階段。未來,那些能夠徹底掌控實體供應鏈的互聯網企業;那些能夠真正提升實體運作效率的互聯網企業;那些能夠促進實體之間協作效率的企業,一定能勝出!


中國是個神奇的社會,它前進的根本驅動力就是革命,革命無處不在,要麽對外要麽對內,總之革命一旦消失,生命力馬上消失。


互聯網的上半場,大家只顧去搶別人的地盤,天天忙著革別人的命,現在地盤搶的差不多了,互聯網的下半場,輪到革自己的命了。


數年之前,傳統企業就提出了“精細化管理”的概念,現在互聯網企業必須提出“精細化運營”的思路。


中國的幾大互聯網巨頭,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幾乎全部進行了組織結構調整。


9 月13 日,雷军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宣布了小米集团最新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


9 月30日,腾讯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企业组织架构大调整。


11月20日,京東金融宣布更名“京東數字科技”,並成立與其平行的京東城市、京東農牧、京東钼媒、京東少東家等部門。


11月26日,阿裏巴巴集團CEO張勇以公開信的方式宣布了新調整方案,將原有的阿裏雲事業部升級,阿裏雲事業群升級爲阿裏雲智能事業群。


與此同時,很多互聯網企業年底裁員的消息最近也不斷傳出,這其實都很正常,它說明一個規律:無論是傳統企業,還是互聯網企業,當人口和流量紅利結束之後,打鐵還需自身硬,現在都到了優化自身結構的階段。


即便騰訊這樣穩賺錢的巨無霸公司,馬化騰在2018員工大會 (20周年)都宣布要廢除“幹部終身制”,並會拿出20%名額優先傾斜更年輕的幹部。


這也說明互聯網的上半場,也形成了一些既得利益者,他們可以坐享其成,互聯網的下半場開啓之前,一定要先優化自身組織。


曆史告訴我們:任何一個組織,每到一定階段都會形成一小撮既得利益者,拿掉既得利益者才是自我革命的根本。


互聯網的下半場,也可以讓我們做一個這樣的總結:


中國經濟的上半場,主要解放的是C端(消費者或用戶),一切都爲讓人民大衆的生活更加便利,平台和企業的一切行爲都是圍繞發展更多的客戶而努力,不斷的跑馬圈地。


中國經濟的下半場,主要解放的是B端(企業或組織),我們的工作重心需要轉移到提升企業或組織的運作效率上,因爲當人均GDP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對人的管理成本也會越來越高,企業的管理成本決定了這個企業的生死存亡。


在下半场,那些靠人海战术/堆人战术的企业一定会被淘汰。同时将有大量企业开始为提升效率而买单,很多业务开始从to C 向 to B转变。


上升一個層面來講,當一個國家開始優化管理成本的時候,也意味著這個國家正在從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轉變。



04


中國的上半場,解決的是“生産效率”的問題,我們不斷的擴大生産,壓縮成本,改良工藝等等,因此我們生産出了太多物質和産品,現在的問題是:很多産品並沒有送到最需要它的人手裏去。


中國的下半場,需要解決的就是“分配效率”的問題,我們必須通過各種辦法提升分配效率,比如很多租賃型/共享型經濟就是在盤活沈睡的社會資源,很多互聯網企業的定位就在此。


上升一個層次來講,世界經濟的核心問題已不是“生産效率”的問題,而是“分配效率的”問題。經濟重心需要從提升“生産效率”升級到提升“分配效率”。


一方面,關注“分配效率”會逐漸使生産走向“按需生産”,不同的人有不同層次的需求,人需求的提升會倒逼生産水平的提升,從而出現更多的高端制造企業。


另一方面,未來會有更多的互聯網企業誕生,他們專注于發掘沈睡的社會資源,進行自動匹配,轉化成各種收益。


中國的上半場是外向型經濟,依賴的是外國資本,世界級的大市場。98年加入WTO是中國經濟史上濃重的一筆,簡而言之,是靠世界經濟這個大輪子帶動中國。


中國的下半場是需求型經濟,必須依賴中國人的消費水准,必須提高中國人自己的文化品味,必須在産品的先進性方面引領世界,簡而言之是中國開始帶動世界的發展。


這一點可以從“廣交會”到“進博會”的轉型看出來。廣交會始于1957年,迄今爲止已持續辦了大半個世紀,首屆進博會也在2018年召開。“廣交會”主要是爲了讓中國的産品出口,而“進博會”主要是讓國外的産品進來。


從“走出去”到“引進來”,從“賣全球”到“買全球”,就像一場乾坤大挪移,象征著中國在世界貿易上的地位大逆轉,同時也意味著未來將有更多好的産品要進來。


那麽作爲國內的制造業企業,是不是做好了與其産品質量PK的准備?同時作爲國內的互聯網企業,能不能把這些産品更快、更好的送到消費者手裏去?


中國的上半場,只要把美國的互聯網模式照搬過來基本就可以成功了,百度、騰訊、阿裏巴巴等等都是這樣成功的;


中國的下半場,只要把中國的互聯網模式往海外複制就可以大概率成功了。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踐行,同時現在已經有很多國家開始照搬中國的互聯網模式,比如印度、印尼、馬來西亞等等。


中國經濟的上半場,遵循的是“鋼筋泥土”模式。我們搭建好了社會的基礎設施,就好比給社會建好了框架。


中國經濟的下半場,將升級成“精耕細作”模式,我們需要往框架裏填充各種內容,文化、旅遊等項目將成爲核心,中國正在走向“軟實力”模式。


上升一個層次來講,中國的上半場是努力融入世界,中國的下半場是努力帶動世界,這是兩個完全不同層次的發展理念。


中國經濟的上半場裏,我們爲了融入世界,完全遵從了遊戲規則,那就是美國主導的全球産業結構:美國的設計、日韓的元器件、中國的裝配、資源國的原材料和能源,銷往全球;當然,各國掙到的都是美元。


美國以美元做信用背書,讓這些國家掙到錢後再去買美國國債。于是這些發行的國債又讓輸出去的美元重新回到了美國。結果大家辛苦賺到的美元,又刺激了美國的資本市場,然後再以資本的形式向海外輸出,從而操控世界其它國家的各種産業,這樣循環往複地生利,美國就這樣坐享其成,穩做全球食物鏈的制高點。


中國經濟的下半場,這種循環反複的遊戲越來越玩不下去了,中國人的奮發向上也使中國可能永遠只是其中一個生産環節。所以,我們搞一路一帶、搞自貿區、搞進博會,其實就是在帶動新一輪發展。


中國經濟的上半場,給世界貢獻了各種各樣的産品:衣服、鞋子、玩具等等,被定位爲“世界工廠”。


中國經濟的下半場,給世界的貢獻將不再只是産品,而是能深刻影響人類的文化、模式、以及系統。


中國的下半場,其實也是世界經濟的下半場,我們必須明白身上的重擔,同時也要對自身充滿信心。



05


2018年是大拐點,2019年是新起點!


中國只用40年就走完了西方300年才走完的路,現在我們又一次站在了曆史的岔路口張望,這次我們責任更大,因爲我們每邁開一步,世界都緊隨其後。


這不僅要求中國承擔更重大的曆史責任,這也要求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能放大自己的格局和視野,千萬不要只停留在傳統的秩序裏,沮喪萎靡,手裏拿著錘子的人看什麽都是釘子,悲觀的人看什麽都是悲觀的。


這就像我們登山,雖然空氣越來越稀薄,爬的越高越孤獨,但是我們看到的風景和享受的境界,卻已截然不同!





聲明:文章內容來自正和島作者水木然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所采用的第三方數據、資料、圖片均有可靠來源,但不保證這些資料的准確性或完整性,引用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刪。


友情链接:钱柜777官网登录  012彩票平台  9号彩票开户|首页登录  兴旺彩票平台  炸金花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手机app  手机网赚官网  加拿大彩票注册  lol外围  3分赛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