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财富
首頁 / 市場研究 / 文章

聚焦 | 全国区域金融实力排行榜发布!

2018-12-10 . Tags: 市場研究

地區比拼話題近年備受矚目,而要想在區域競爭中勝出,金融資源的占有頗爲重要。據新財富區域金融力排行榜,解析中國31個省份的競爭能力和態勢。



排名顯示,31個省份的金融實力顯著不平衡,其大致可分成四個梯隊:


  • 主要金融中心和金融交易市場所在地的廣東、上海、北京處于第一梯隊;


  • 第二梯隊的江蘇、浙江、山東、四川、天津、湖北、福建7個省市具備一定實力,卻與第一梯隊有一定差距;


  • 其他占據中國大半個江山的東北、中部、西部地區的21個省份,金融實力均處于較低水平。


  • 同時,金融資源高度集中在廣東、上海和北京三地,使得大多數省份銀行“一葉獨大”,證券期貨、基金業發展嚴重不足,金融結構存在失衡。


表1:新財富中國區域金融力排行

縱觀整個榜單,可以發現中國區域金融實力顯著不平衡,呈現金融資源的分布向領先金融中心集中的態勢,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馬太效應突出。


關于數據的詳細分析如下——


01

三大金融中心比拼

廣東爲什麽超越北京、上海?


北京、上海、廣東,誰是中國的“金融之都”?雖然在教科書上,上海被定義爲中國的經濟中心;但是,北京擁有更多的金融機構和大企業總部,更龐大的金融資産規模;坐擁廣深兩大金融重鎮的廣東,近年則在民營金融、普惠金融和跨境人民幣結算、資産證券化等創新領域優勢突出……


2018年9月,由英国智库Z/Yen集团与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共同编制的第24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4)发布,内地有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青岛、天津、成都、杭州、大连9个城市进入榜单,中国金融中心整体性崛起势头强劲。其中,上北深广排名均较上期提升,且均进入“全球金融中心20强”。


在新財富的榜單中,北京、上海和廣東的競爭也非常激烈,金融實力得分差距非常小,各自的側重點不同,優劣勢也各異。


廣東以總得分7.39分,成爲最具金融實力的省份,雖在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分項來看,除在“金融業發展程度”這個維度上,廣東的5.65得分低于上海的8.11分和北京的7.49分,在宏觀經濟實力、金融機構實力、融資能力、資本化程度和民間資本活躍度5個維度上,廣東均高于上海和北京(圖1)。


圖1:廣東、上海、北京金融實力對比

數據來源:Wind、新財富


從金融實力對比來看,廣東、上海、北京各具優勢。位于榜單第二名的上海,顯著優勢在于“金融業發展程度”和“金融機構實力”。尤其在“金融業發展程度”這一維度上,上海遙遙領先。2017年度,上海的金融、保險業GDP爲5330.54億元,占全市GDP的比重高達17.4%;如果單以這一項指標來衡量,上海當之無愧是全國最具金融特征的城市。


同時,上海在“金融機構實力”這一維度上的得分也高達10.39分,僅次于廣東的11.5分,遠高于全國其他省市。上海不僅擁有非常發達的銀行業,在證券機構,特別是公募基金的數量和資産總額上也具有絕對優勢。根據Wind數據,2017年度,上海擁有銀行類法人機構207個,券商法人數17個,公募基金法人機構數達57個。全國近一半的公募基金法人機構落戶于上海。同時,上海已經初步建成由證券市場、貨幣市場、外彙市場、保險市場、期貨市場和金融衍生品市場等構成的比較健全的全國性金融市場體系,是中國最大的證券、保險、期貨、外彙和黃金交易市場。


正是由于擁有健全的金融市場體系,上海在“融資能力”這一維度上,也顯著高于全國中位數水平,得分4.27分。2017年度,上海的社會融資規模達11748.36億元,僅次于廣東和江蘇。從社會融資規模的結構來看,上海在股票市場、信托貸款的融資規模上表現出了較強的優勢,而這也正是得益于上海擁有全國兩大證券交易所之一的上海證券交易所。而伴隨科創板落戶上交所,上海在融資層面的競爭力可望進一步強化。


除此之外,在“資本化程度”、“民間資本活躍度”指標上,上海也顯著高于全國中位數水平。截至2017年底,上海擁有275家上市公司,總市值達56543.6億元。金融業極具創富能力,在“民間資本活躍度”這一維度上,上海憑借2500萬的常住人口,在2018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中,占有62席,上榜者財富總額達10941.6億元。然而,上海的相對劣勢在于“宏觀經濟實力”這一維度,得分爲3.15分,僅高于全國中位數得分0.5分。


位于榜單第三名的北京,在“金融業發展程度”、“資本化程度”和“金融機構實力”三個維度上都具有較大優勢。北京的“金融業發展程度”得分7.49分,僅次于上海,顯著高于廣東。2017年,北京的金融、保險業GDP達4655.37億元,占全市GDP的比重也高達16.62%。


同時,北京的“資本化程度”得分高達5.86分,與廣東不相上下。截至2017年底,北京擁有308家A股上市公司,總市值達170682.32億元。雖然在上市公司數量上,北京比第一名的廣東少261家,但是,北京的上市公司總市值卻比第二名的廣東高出63350.73億元,這個體量甚至比除廣東外的各省市上市公司的總市值還高。高度發達的資本化程度也促使北京成爲創富重地,北京在“民間資本活躍度”這一指標上的得分爲5.41分,僅次于廣東。從新財富500富人榜的數據看,北京上榜富人達85人,其財富總額也高達17337.4億元,體現了北京核心的資本圈層資源、優裕的高端人力資源以及活躍的創業氛圍對民營企業的引力。



北京在上市公司總市值指標上的絕對優勢,源于總部經濟優勢,而這也是北京在金融實力上的“王炸”。無論是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爲代表的金融類機構,還是以“一行三會”爲代表的金融監管類機構,總部均設定在北京。此外,以央企爲代表的大部分超大型企業總部也都設立在北京。這些重磅機構爲北京帶來了政策、信息和總量優勢。總部優勢,也使得北京在“金融機構實力”上的得分高達8.08分。


與廣東和上海相比,北京的“融資能力”是短板,這一維度上的得分僅爲3.53分,與廣東的6.46分和上海的4.27分存在一定差距。2017年度,北京的社會融資規模爲8255.26億元,同比遞減38.6%。與廣東、上海相比,北京由于沒有完整的金融市場體系,作爲全國性金融交易市場的新三板活躍度欠佳,因此在融資規模上稍遜。


再來看排名第一的廣東。在本次排名的六個維度中,廣東在宏觀經濟實力、融資能力、資本化程度、民間資本活躍度、金融機構實力五個維度上,均位列第一。


在“融資能力”上,廣東以2017年度22091.26億元的社會融資規模,遙遙領先于全國其他省市區,得分6.46分,在人民幣貸款、信托貸款、股票市場融資方面都具備優勢。廣東擁有深圳、廣州兩大金融強市,深圳證券交易所的存在,使之在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方面也具備相對優勢。


在“金融機構實力”維度上,廣東的得分最高,爲11.5分。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廣東擁有銀行類法人機構數219家,根據Wind統計的券商法人所在地數據,廣東擁有券商法人數量達27家,公募基金數量達34家,省內金融機構的資産總額也位于31個省市的首位。深圳和廣州不僅各自聚集了一批國內知名的金融機構,同時,廣東毗鄰香港這一國際金融中心,坐享得天獨厚的外溢優勢。



在“資本化程度”上,廣東擁有A股上市公司的數量最多,截至2017年年底,廣東有569家上市公司,總市值達10.73萬億元。資本市場助力財富創造,在2018新財富500富人榜中,廣東上榜富人最多,一地貢獻了113位富人,上榜者財富總額達28610.1億元。同時,廣東也是GDP大省,在“宏觀經濟實力”維度上,廣東以2017年度89705.23億元的GDP總量位列全國第一。


然而,廣東也有短板,在“金融業發展程度”這一維度上,廣東落後于北京和上海,得分5.63分,甚至比榜單中第四名的江蘇還要稍低。雖然2017年度,廣東的金融、保險業GDP以6853.01億元的總量位列全國第一,但是金融、保險業占全省GDP的比重爲7.64%,不足上海和北京的1/2,也低于全國水平的7.95%。正是金融業增加值對地區經濟的貢獻不高,以至于廣東金融業面臨“大而不強”的局面。在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發布的《廣東省經濟社會發展報告(2017)》經濟篇中提出,阻礙廣東建設金融強省的重要原因,是金融機構發展不平衡、兩大區域金融中心建設不平衡、珠三角和粵東西北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等。


雖然廣東深圳、上海和北京作爲三大全國性金融中心已經得到廣泛認同,且其各具競爭優勢,但也存在著不足。北京是全國性的銀行中心、金融監管和決策中心,彙聚多數金融機構總部和央企總部,具有強大的經濟輻射力和商業影響力;然而中國絕大部分的金融市場集中在上海和深圳兩地,北京沒有形成完整的金融市場體系。


與北京和廣東相比,上海金融中心的特征最爲明顯,無論是在金融業增加值、金融機構實力方面,還是金融市場和金融生態上,上海的優勢都較爲明顯。但在“資本化程度”和“民間資本活躍度”這兩項指標上,上海落後于北京和廣東。在現代城市競爭中,上市公司的數量和市值是非常關鍵的一項指標。然而,有“買辦”曆史的上海,創業精神和對試錯的容忍度相對欠缺,在商業和金融創新上存在短板,金融、地産對科技創新的擠出效應較爲明顯,以至于關于“上海爲什麽出不了阿裏巴巴”的討論,至今仍未結束。


然而,科技與金融正在主導全球經濟,占據全球價值鏈的主要部分。全球城市的格局也在因此發生變化,一些老牌的全球中心,有的地位在下降,有的也在轉型。像紐約不再僅僅是金融中心,也在向科技創新中心轉變,紐約科技創新領域的從業人員數量以及科技、創意産業的增速在大幅提升。也就是說,未來的全球性城市將既是金融的中心,也是科技創新的中心。而上海相對于北京和廣東深圳,在科技創新上稍弱,未來,隨著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納入國家戰略,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和科創板的落戶,上海能不能突破短板,鞏固全國性金融中心的地位?


廣東,中國經濟第一大省。隨著“粵港澳大灣區”上升爲國家意志,廣東的地位更顯重要。廣東經濟最顯著的特征,是民營經濟發達。廣東擁有上市公司的數量最多,廣州、深圳長期是中國經濟總量第三、第四的城市,其中,廣州是華南地區的門戶,而深圳則是中國民營經濟和科技創新最爲活躍的城市。而自1990年深交所開業,深圳成爲中國的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擁有了配置全國性資源的能力,寬松的創業氛圍下也孕育出平安、招商等大型綜合性産融結合的巨頭。如今,深圳連年成爲新增上市公司最多的城市,金融業增加值以及和金融業相關的法律、會計、咨詢等服務人員的就業規模,也僅次于北京、上海居全國第三,成爲華南地區最大的金融服務業“金領”集聚地。


盡管當前三地處于互相競爭狀態,頗有鼎立之勢,然而由于中國地域遼闊,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需要多個金融中心支持不同區域的發展。在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以及環渤海經濟圈的發展中,廣東、上海和北京三地正好可以各展所長,盡量彌補當前的不足,成爲帶動中國經濟崛起的三駕馬車,打造可與紐約、倫敦比肩的金融中心體系。


02

第二梯隊

江蘇、浙江領先,站穩“准一線”


金融实力处于第二梯隊的东部组团共有7个省市,其中江苏和浙江得分均在4.3分以上,处于本榜单第四和第五名的位置,在第二梯隊中具有绝对优势。


圖2:江蘇、浙江金融實力對比

數據來源:Wind、新財富


同處長三角的浙江和江蘇,地理位置相近,經濟都很活躍,文化觀念趨同,外部資源相對整齊,圍繞著兩省之間的比拼和“掐架”從未間斷。改革開放後,兩省也各自衍生出具有標本意義的發展模式,比如以集體經濟爲主要特征的蘇南模式,民營經濟最爲搶眼的溫州模式。


而在新財富的金融力榜單中,這兩個相鄰省份各具優勢,且在各維度上的得分均高于全國中位數水平(圖2)。江蘇省在金融業發展程度、融資能力、宏觀經濟實力上具備顯著優勢,而浙江省在金融機構實力、民間資本活躍度和資本化程度上占優。


其中,在“金融業發展程度”的得分上,江蘇省高出浙江省2.2分。2017年度,江蘇省的金融、保險業GDP爲6783.87億元,占全省GDP的比重爲7.9%。在金融、保險業GDP的總量上,江蘇省僅次于廣東省,在31個省市中排名第二,相當于浙江省的近2倍水平。浙江省2017年的金融、保險業GDP總量爲3533.05億元,占GDP的比重爲6.82%。


在“融資能力”的得分上,江蘇省高于浙江省0.4分,僅次于廣東。2017年度,江蘇省的社會融資總規模達到15243.53億元,從社會融資規模構成上看,其在人民幣貸款和企業債券上具備優勢。浙江省2017年度的社會融資規模達13330.96億元,雖然低于廣東和江蘇,但是表現出了較強的增長力,2017年同比增長78.9%,融資結構較爲多元,在信托貸款、企業債券和股票市場上都表現出了較強的能力。


在“宏觀經濟實力”這一維度上,江蘇省同樣領先。2017年度,江蘇GDP達85869.76億元,僅次于廣東,經濟發展水平處于全國前列。浙江省的GDP爲51768.26億元,在全國範圍內,低于廣東、江蘇和山東。


然而,浙江省在“金融機構實力”上表現出了較強的實力,得分5.05分。據人民銀行統計數據,浙江省銀行業法人機構數達24.61萬家,且有3家券商和5家公募基金的總部于此設立。江蘇省則稍遜,擁有銀行類法人機構801家,及6家券商,省內沒有公募基金法人機構。不過,近年來,江蘇省新金融發展迅速,積極布局互聯網金融和科技金融,當金融碰上互聯網技術,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或許能爲江蘇省迸發出較大的潛力。


在“资本化程度”这一指标上,浙江也稍稍领先于江苏。截至2017年度,浙江省拥有414家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达47259.91亿元。仅2017年,就新增了87 家上市公司,平均两个交易日有一家浙企IPO。江苏省在A股上市公司数量和总市值上,都稍逊。截至2017年年底,江苏A股上市公司的数量为381家,总市值达39903.67亿元,2017年度新增上市公司65家。


在“民間資本活躍度”這一指標上,浙江高于江蘇1.1分。論創富能力,浙江省更勝一籌。在2018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上,浙江省擁有58位富人,上榜者財富總額達12232.2億元,甚至高于上海。江蘇省則跌出了創富第一梯隊,上榜富人32位,上榜者財富總額爲4802.5億元,與浙江存在一定的差距。


在金融實力上,江蘇和浙江各具優勢,然而由于江蘇省在優勢領域上更爲突出,金融實力總得分高于浙江省0.5分。不過,由于兩省各自的資源優勢、政策條件都較好,未來在金融實力上,或許還會有一番較量。


在第二梯隊中,除去具有领先优势的江苏和浙江,山东、四川、天津、湖北和福建的总得分差距在缩小,从最高得分山东的3.32分到福建的2.89分,相距仅有0.43分。在各个分维度上,各省份之间也有自己的相对优势和劣势。不过,虽然这5个省市的金融实力总得分均在全国31个省市的中位数水平以上,但在五个维度上,有省市的得分却接近甚至低于中位数水平。


圖3:山東、四川、天津、湖北、福建金融實力對比

數據來源:Wind、新財富


從金融實力對比圖來看,在此次總榜單中排行第六的山東,與其他四個省市相比,在宏觀經濟實力、融資能力、資本化程度和民間資本活躍度四個維度上具有競爭優勢(圖3)。特別是宏觀經濟實力,遠遠領先于其他四個省市,宏觀經濟實力得分僅次于廣東、江蘇,2017年,山東省的地區生産總值高達72634.15億元。在“融資能力”上,山東省得分3.58分,與北京在此項上的得分持平,2017年度,山東省的社會融資規模爲8497.65億元,同比增長2.23%。在“資本化程度”上,截至2017年年底,山東省A股上市公司的數量爲193家,總市值達21264.77億元,2017年新增25家上市公司。相對較高的資本化程度,也使得“民間資本活躍度”這一指標上,山東領先于其他四個省市,據2018新財富500富人榜,山東省有23位富人上榜,其財富總額爲3079.1億元。


雖然山東省在“金融機構實力”這一指標上,得分2.87分,僅次于五個省市中的天津,然而天津、山東也是中國地區“金融機構實力”的分水嶺。自山東後,其他省市的金融機構實力得分均低于3分,說明中國金融機構(特別是證券、基金)高度集中在廣東、上海、北京、浙江、江蘇幾個競爭力強的省市。在大多數省份,銀行業“一葉獨大”,證券期貨、基金業發展嚴重不足,金融結構存在失衡。


然而,山東省的金融實力也有短板,在“金融業發展程度”維度上的得分僅爲2.95分。作爲GDP大省,2017年度,山東省的金融、保險業GDP爲3651.56億元,占全省GDP的比重爲5.03%,比全國水平低近3個百分點。


作为中国西南中心的四川省,在本次榜单中排行第七,是唯一一个闯入第二梯隊东部组团的西部城市。四川省在“金融业发展程度”和“融资能力”上的得分较高,分别为3.95分和3.34分。2017年度,四川省金融、保险业的GDP为3203.27亿元,金融、保险业占GDP的比重为8.66%。2017年度,四川省社会融资规模也达7390.84亿元,同比增长11.12%。而四川省的相对弱势在“资本化程度”、“民间资本活跃度”和“金融机构实力”上,三个指标的得分均低于3分。截至2017年底,四川省拥有115家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达15081.1亿元;相应地,在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四川省上榜富人11个,上榜者财富总额为1743.7亿元。


身为老牌直辖市的天津,在本榜单中排名第8,其金融竞争力主要表现在“金融业发展程度”这一维度上,得分为3.89分,在第二梯隊的东部组合中,仅低于江苏的5.64分和四川的3.95分。2017年,天津的金融、保险业GDP为1951.75亿元,金融业占GDP的比重高达10.52%,比全国水平高出2.57%。天津的金融业发展程度较高,但在“宏观经济实力”、“融资能力”和“资本化程度”三个维度的得分却在第二梯隊中垫底。


中部龙头湖北省排名第9,是第二梯隊中唯一的中部城市,其相对优势在于宏观经济实力及融资能力,得分分别为3.37分和3.32分。2017年度,湖北省的地区生产总值达35478.09亿元,高于金融实力排名在其之前的天津;得分同样比天津高的还有“融资能力”,2017年,湖北省的社会融资规模为7280.94亿元,与金融竞争力排名第7的四川省持平。然而,湖北省金融竞争力的硬伤在于“金融机构实力”,得分仅有2.31分,与排在其后的福建省相差0.6分。在国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之下,湖北能否提升金融力,且拭目以待。


福建省排名第10,在东部沿海各省中名次最低。其显著优势在“金融机构实力”、“民间资本活跃度”和“资本化程度”三个指标上。其中,“金融机构实力”得分2.98分,根据Wind统计数据,福建省拥有银行类法人机构137家,券商法人数3家,公募基金法人机构3家,是除开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五个金融机构重地外,金融机构实力最强的省份。在“民间资本活跃度”上,福建省得分3.21分,根据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数据,福建省上榜富人22位,上榜者财富总额达4344.4亿元。福建省的资本化程度也较高,截至2017年年底,福建A股上市公司数量达129家,总市值达16725.02亿元。然而福建省的劣势在于“金融业发展程度”,此维度垫底第二梯隊。2017年度,福建省金融、保险业GDP为2055.53亿元,不仅总量相对较低,占地区GDP的比重也只有6.39%。


03

第三梯隊

重慶的金融發展程度高,

河北的融資能力強


处于金融竞争力排行榜第三梯隊的西南-中部组团,共有11个省市,其金融竞争力总得分差距较小,整体处于较低水平,不过在六个分维度上,有表现较为亮眼的省市(图4)。


图4:第三梯隊西南-中部组团11个省市金融实力对比

數據來源:Wind、新財富


在“金融業發展程度”這一指標上,11個省市之間表現出了較大的差異,其中,重慶、遼甯和山西三個省份的金融業發展程度相對較高,得分分別爲3.4分、3.16分和2.84分。2017年度,重慶的金融、保險業GDP爲1813.73億元,金融業占地區GDP的比重高達9.34%;遼甯省的金融、保險業GDP爲1964.58億元,金融業占GDP的比重也達到8.39%;山西省的金融、保險業GDP爲1320.05億元,金融業占GDP的比重也達8.5%。


然而,湖南、江西、陕西三个省份在这一维度上,得分均低于2分,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其中,湖南作为第三梯隊的地区GDP大省,2017年度金融、保险业GDP却只有1610.31亿元,占全省GDP的比重为4.75%,低于全国水平达3.2%。江西省也同样,2017年度金融、保险业GDP为1107.12亿元,占地区GDP的比重为5.53%,金融业GDP不仅总量低,占GDP的比重也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陕西省2017年度金融、保险业的GDP为1300.1亿元,占GDP的比重为5.94%。


在融資能力這一維度上,河北、安徽、河南、湖南則表現出了相對優勢,得分均在3分之上。特別是在榜單中排名12位的河北省,融資能力得分爲3.54分,高于浙江省,與山東省持平,在融資能力這個維度上,全國排名第六。2017年度,河北省社會融資規模達8346.38億元,同比增長31.91%;安徽、河南省的社會融資規模也分別爲7038.28億元和6801.67億元。


在宏观经济实力这一指标上,第三梯隊的11个省市之间也表现出了较大差异。有GDP相对大省河南、河北、湖南,得分均在3分以上,也有地区GDP稍弱的山西、云南、广西和重庆。


11個省市在“資本化程度”、“民間資本活躍度”和“金融機構實力”這三個維度上的得分差距不大,前兩個維度的得分介于2.8分和2.5分之間,後一維度的得分差距也較小,從最高分的遼甯2.31分,到最低分的廣西1.79分,相距也僅有0.5分,整體處于較低水平。而且,這11個省市金融機構實力的得分也大多來自于地區的銀行業得分,證券、基金業的得分基本處于空白。


04

第四梯隊

整體處于底部水平的10個省區


处于金融竞争力排行榜第四梯隊的东北-西部组团,共有10个省区。由于地理、资源、政策等原因,中国东北、西部地区的金融竞争力在各个维度上的得分均低于全国中位数水平。与前三个梯队对比可看出,第四梯隊不仅整体在“宏观经济实力”上存在着差距,“金融业发展程度”、“融资能力”、“资本化程度”、“民间资本活跃度”、“金融机构实力”五个维度的差距更大(图5)。也就是说,相较于经济实力的差距,这10个省区在金融实力上与其他省份的差距更大。


图5:第四梯隊东北-西部组团10个省市金融实力对比

數據來源:Wind、新財富


虽然第四梯隊的金融实力整体处于较低的水平,但是在不同维度上也有表现较为亮眼的省市。比如,青海、宁夏的“金融业发展程度”得分要显著高于其他省市,分别为2.93分和2.5分。2017年度,青海省的金融、保险业GDP为274.6亿元,占全省GDP的比重为10.46%,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个多百分点;宁夏的金融、保险业增加值也达314.69亿元,占全省GDP的比重也达9.14%。


贵州的融资能力也相对较强,得分2.63分。2017年度,贵州的社会融资规模总额为4045.67亿元,显著高于第四梯隊的其他省市。相对应的,贵州省的“资本化程度”和“民间资本活跃度”得分也相对较高。截至2017年度,贵州省拥有27家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达11306.7亿元。根据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榜单,贵州省上榜富人4个,上榜者财富总额为448.6亿元。


当然,也有金融业给地区经济拖后腿的省市。位于榜单最后一名的吉林省,在“宏观经济实力”维度上的得分为2.44分,仅次于第四梯隊的内蒙古和黑龙江,然而,在“金融业发展程度”这一维度上的得分却只有1.21分,低于梯队内得分最高的青海(2.93分)1.8分,以至于拉低其整体排名。2017年度,吉林的金融、保险业GDP为709.64亿元,但占全省GDP的比重却只有4.75%。


同时,从图5可看出,“金融机构实力”这一维度,得分曲线收缩在雷达图的最里端,第四梯隊10个省市的得分均处于较低水平,且得分差距也只有0.2分。与第三梯隊类似,10个省市“金融机构实力”这一维度的得分也基本上都来自于银行业机构的得分,而在证券业、基金业上处于空白。


05

弱勢省份如何提升金融力?



通過“中國區域金融力排行榜”,我們發現,無論是從總得分,還是宏觀經濟實力、金融業發展程度、金融機構實力、融資能力、地區資本化程度、民間資本活躍度六個維度的得分數據來看,東部沿海地區的省份都要顯著高于中西部及東北地區,特別是金融機構分布上,由于證券公司、基金公司高度集中在廣東、上海、北京三地,使得東部和其他地區在金融實力上呈現強弱分化明顯的“馬太效應”。


由于金融活動的複雜性和多樣性,使得金融中心不具有普遍性。中國經濟發展水平以及金融資源分布的不均衡,意味著需要建設多個不同層次、功能互補的區域金融中心。其中,上海、北京、廣東深圳集聚了優勢金融資源,可以圍繞著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環渤海經濟圈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全國性金融中心。


而其他有條件的城市,比如區域金融實力得分較高的江蘇、浙江、四川、天津等,可以進行差異化競爭,選擇與自身産業結構相適應的特色業務,建設區域性金融中心,輻射周邊省市。這方面先行一步的杭州,提升金融實力的經驗值得參考。


在區塊鏈、大數據等高新技術不斷應用于金融業,金融科技成爲新一線城市重要發展契機的背景下,杭州依靠阿裏巴巴爲代表的互聯網公司積聚的優勢,在《金融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中提出了“新金融”概念,擬到2020年把杭州建設成以互聯網金融創新和財富(資産)管理爲特色的全國一流新金融中心和區域金融中心。目前,依托活躍的互聯網創業氛圍和衆多的互聯網金融企業,杭州已形成以螞蟻金服爲龍頭,恒生電子、同花順、連連支付等金融科技企業共同發展的格局。利用互聯網金融和金融科技,杭州未來在新金融服務方面或有彎道超車之勢。


在技術革命興起的當下,區位對城市發展的影響程度在減弱,把握技術的趨勢,不僅帶動了浙江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的發展,也讓貴州在金融大數據業務上贏得先機,成爲差異化發展的典範。地處西南山區的貴州,自2013年謀劃發展大數據産業,經過5年的時間,“大數據”已成爲地區的標簽。而利用大數據的先發優勢,貴州實施“引金入黔”工程,致力于構建大數據金融産業鏈,打造貴州金融城。目前貴州已引入了30余家銀行、保險機構、102家新金融企業以及全國首個互聯網金融特區、全國首個大數據交易所和全國首個衆籌金融交易所的落戶,以大數據爲中心的金融産業鏈已經基本成型。在區域金融實力榜單中,貴州在“融資能力”和“民間資本活躍度”兩個指標上已表現出了相對優勢,隨著貴州大數據金融中心的建設,金融實力排位有望進一步提升。


而對于大部分省市而言,提升金融實力的根本,一是要用好金融工具,壯大本地區的實體經濟;二是要善待民營企業,促進財富創造,並向資本轉化。我們的榜單上加入了包括上市公司在內的地區資本化程度指標、包括新財富500富人榜在內的民間資本活躍度指標,正在于引導各地在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民企活力等大部分地區可行的方向上提升金融實力。


在現代商業社會,上市公司的數量和市值已經是城市競爭的重要維度。而在反映上市公司實力的“資本化程度”這一維度上,東部沿海地區,特別是廣東、北京、上海、江蘇和浙江五個省市的得分遠遠領先,在如何善用金融工具、善用資本市場方面,其他省市大有空間。比如,四川成都確立了建設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標,以科技金融、農村金融、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綠色金融、文化金融爲重點發展方向,分別從加大對創投、私募股權投資的政策優惠力度,壯大創業天使投資基金規模;促進消費信貸模式創新;探索農村産權抵(質)押融資,設立鄉村振興發展基金;探索運用應收賬款融資、動産質押融資等方式,推動企業從負債融資轉向盤活資産融資;完善文化産業融資模式,積極運用永續債券、定向債券等直接融資工具,服務當地的金融、農村、供應鏈和文化産業的發展。從地區産業特色出發,借力多層次資本市場和多種金融工具的組合,成爲地區借力金融服務産業的選擇。


民營企業的活躍,對于提升地區資本層面的競爭力同樣有拉動作用。民營企業不僅可以爲當地貢獻就業與GDP,企業家的一部分財富往往又會作爲資本,主要投資于本地。廣東、江蘇、浙江的金融力晉級一線、准一線,一大原因在于改革開放40年以來民營企業活力滿滿,創造了金融需求與供給。


榜單上,另一個指標數據,即“金融業發展程度”下的“金融、保險業GDP占地區GDP的比重”,也值得考究。除湖南和吉林2省外,余下29個省市的金融業增加值占比均超過了5%。其中,有11個省市這一指標上的得分高于位于榜首的廣東(圖6)。從中固然可見,地區的金融實力與金融業增加值並不能完全劃等號,但也不乏當地金融業發展是否真正服務于本地實業的疑問。


圖6:11個省市的金融、保險業GDP占比超過廣東

數據來源:Wind、新財富


對于上海、北京、天津、重慶、四川具有一定的金融實力和金融特征,致力于打造區域金融中心的省市,大力發展金融産業成爲地區的支柱性産業,金融業增加值較高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而青海的金融保險業GDP占地區GDP的比重高達10.52%,甯夏也達9.14%,以及山西、西藏、遼甯的金融保險業GDP占地區GDP的比重也超過8%,令人欣喜之余,也需要引起警惕:金融業對實體經濟的帶動如何,是否存在過度金融化的風險?


一般來講,當一個産業的增加值占GDP比重達5%以上,就會被稱爲支柱性産業。隨著各省市金融業增加值占比的不斷提升,也引發了外界對中國經濟過度金融化的擔憂。目前,通過稅收制度、金融制度獲取和控制金融資源,成爲一些省市的優選路徑。不過,地方政府如果爲了繁榮金融業,通過補貼、減稅等政策優惠,吸引各類金融機構到本地注冊,雖然有可能帶來金融業增加值的提升,卻也可能會忽視當地環境承載能力,導致資源配置不當,擠出當地具有競爭力的優勢特色産業。同時,值得警惕的是,金融業過度發展可能會帶來區域性系統風險。


諾貝爾獎得主盧卡斯曾說過,金融隨實體經濟需求的引導而發展,當實體經濟有需求時,金融就自然而然發展起來。雖然金融對城市發展的推動意義非常大,特別是在優化資源配置、推動産業升級方面更是如此,然而,金融業不可能脫離實業的需求空轉,區域金融應尋求適合自身産業布局和特色的方向,爲實體經濟服務。





聲明:文章內容整理綜合整理自wind、新財富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所采用的第三方數據、資料、圖片均有可靠來源,但不保證這些資料的准確性或完整性,引用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刪。



友情链接:河北快三彩票网站  彩票平台注册开户  188体育平台网站  极速pk10官网  108娱乐彩票平台  u购彩票平台  1088彩票登录  手机购彩官网  在线购彩平台网站  七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