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财富
首頁 / 專家觀點 / 文章

解析 | 决定财富的关键,被笨人、穷人和聪明人放弃的“概率权”

2018-11-12 . Tags: 專家觀點


給你一個選擇,100%的概率得到100萬,50%的概率得到一個億,你會選擇哪一個?今天這篇文章告訴你“選擇”背後的深刻邏輯。


一道趣題的8個解答



如上,一道”简单”的選擇题,你选红色按钮?还是绿色?


這道題比想象中有趣,我們試著回答一下:


1、根據期望值理論,綠色按鈕價值5千萬;


2、很多人仍然願意選拿到確認的100萬,因爲他們無法忍受50%幾率的什麽都拿不到;


3、换而言之,假如一个人无法承受“什么都没有”,那么右边的選擇就相当于“你有50%概率得到一个亿,有50%概率死掉”。你当然无法承受死,何况高达50%几率;


4、开放的想,假如你拥有这个選擇的权利,你可将右侧价值五千万的選擇权卖给一个有承受力的人,例如两千万(甚至更高)卖给他;


5、继续优化上一条,考虑到增加“找到愿意购买你该選擇权利的人”的可能性,你可以只用100万(低首付)卖掉这个权利,但要求购买者中得一个亿时和你分成;


6、再进一步,你可以把这个選擇权做成彩票公开发行,将選擇权切碎了零售,两块钱一张,印两亿张。头奖一个亿。对比5,风险更低,收益更大;


7、鑒于6的成功商業模式,開始募集下一筆一個億作爲頭獎,令其成爲一項生意。


8、按照P/E估值,募集20億,公開上市,市值100億。


三個風險決策概念


從100萬到100億,讓我們跳出腦筋急轉彎遊戲,研究一下背後嚴肅的數學原理。


经济学里有三個風險決策概念:期望值,期望效用,展望理論。


期望值:在概率論和統計學中,一個離散性隨機變量的期望值(或數學期望、或均值,亦簡稱期望,物理學中稱爲期待值)是試驗中每次可能結果的概率乘以其結果的總和。換句話說,期望值是隨機試驗在同樣的機會下重複多次的結果計算出的等同“期望”的平均值。(來自維基百科)


例如,擲一枚六面骰子,其點數的期望值是3.5,計算如下:



期望效用:在微观经济学、博弈论、决策论中,期望效用是一个效用理论,指在风险情况下,个人所作出的選擇是追求某一数量的期望值的最大化。该假说用于解释赌博和保险中的期望值。(该概念为解决“圣彼得堡悖论”而生)


展望理論:1970年代,卡尼曼和特沃斯基系統地研究展望理論。長久以來,主流經濟學都假設每個人作決定時都是“理性”的,然而現實情況並不如此;而展望理論加入了人們對賺蝕、發生機率高低等條件的不對稱心理效用,成功解釋了許多看來不理性的現象。


基于以上理論基礎,我想抛出幾個自覺有趣的結論:


1、反人性的“每一步都按照整體最優概率做決策”,是傳統意義上成功人士的第一秘密;


2、窮人將自己的“概率權”廉價賣給了富人,概率權是更隱蔽、更大筆的剩余價值剝削(並不代表我認同剩余價值的概念);


3、當下熱門的人工智能,就是依靠每一步都獨立、冷血的計算最優概率,從而戰勝人類。例如阿爾法狗;


4、然而,非理性,沖動,有可能成爲人類最後的堡壘。(我以後會單獨寫這個)


先看一下基礎概念。


期望值理論(智者的基本決策工具)


根據期望值理論,100%幾率得到5000萬,和50%幾率得到一個億,是一回事情。


貝葉斯定理,是聰明的決策者使用頻率最高的簡單公式之一。


說明:“用虧損的概率乘以可能虧損的金額,再用盈利概率乘以可能盈利的金額,最後用後者減去前者。這就是我們一直試圖做的方法。這種算法並不完美,但事情就這麽簡單。”(By巴菲特)


舉例A:(來自高盛前CEO魯賓的傳記)


“在兩家公司宣布合並後,烏尼維斯的股票交易價爲30.5美元(合並宣布前爲24.5美元)。


這意味著如果合並事宜談妥的話,來自套利交易的股價上漲可能3美元,因爲烏尼維斯公司每股股票將會值33.5美元(0.6075×貝迪公司每股股票的價格)。


如果合並沒有成功,烏尼維斯公司的股票有可能回落到每股大約24.5美元。我們購進的股票有可能下跌6美元左右。


我們把合並成功的可能性定爲大約85%,失敗的可能性爲15%。在預期價值的基礎上,股價可能上漲的幅度是3美元乘以85%,而下跌的風險是6美元乘以15%。


3美元×85%=(可能上漲)2.55美元


-6美元×15%=(可能下跌)-0.9美元


所以,預期價值=1.65美元


这1.65美元就是我们希望通过把公司30.50美元资本搁置三个月所得到的收益。这就算出了可能的回报率为5.5%,或者以年度计算的话为22%。比这样的回报率再低一些就是我们的底线。我们认为不值得为了低于20%的年回报率而支付我们公司的资本。  “


魯賓特別解釋道,這就是他每天要做的事情,看起來似乎是賭博,而且的確也經常會輸掉。但他要確保的,是大多數時候賺錢。


舉例B:(來自《黑天鵝》作者)



塔勒布在投資研討會說:“我相信下個星期市場略微上漲的概率很高,上漲概率大概70%。”但他卻大量賣空標准普爾500指數期貨,賭市場會下跌。他的意見是:市場上漲的可能性比較高(我看好後市),但最好是賣空(我看壞結果),因爲萬一市場下跌,它可能跌幅很大。


分析如下:


假使下個星期市場有70%的概率上漲,30%的概率下跌。


但是如果上漲只會漲1%,下跌則可能跌10%。


未來預期結果是:70%×1%+30%×(-10%)=-2.3%。


因此應該賭跌,賣空股票盈利的機會更大。


如芒格所言,巴菲特每天做的,都是算這個簡單數學問題。與其說是一種數學能力,不如說是一種思維模式。知道容易,做到極難。


舉例C:


概率有時候顯得“反直覺”。


一輛出租車在雨夜肇事,現場有一個目擊證人說,看見該車是藍色。已知:1、該目擊證人識別藍色和綠色出租車的准確率是80%;2、該地的出租車85%是綠色的,15%是藍色的。請問:那輛肇事出租車是藍色的概率有多大?


答:该车是绿车但被看成蓝车的概率是(0.85×0.2),该车是蓝车且被看成蓝车的概率是(0.15×0.8),所以该车真的是蓝车的概率是((0.15×0.8)/【(0.85×0.2)+(0.15×0.8)】=41.38% )。即,该车更可能是绿色的。


會不會和你的大腦直覺有些差異?我們的大腦做工雖然非常令人驚歎,但在有些數學直覺方面,顯得非常稚嫩。


然而,期望值理论无法回答,为什么红色按钮价值低到100万,仍然有很多人選擇?


期望效用理論(野心或者恐懼)



丹尼爾·伯努利在1738年的論文裏,以效用的概念,來挑戰以金額期望值爲決策標准,論文主要包括兩條原理:


a、邊際效用遞減原理:一個人對于財富的占有多多益善,即效用函數一階導數大于零;隨著財富的增加,滿足程度的增加速度不斷下降,效用函數二階導數小于零。


b、最大效用原理:在風險和不確定條件下,個人的決策行爲准則是爲了獲得最大期望效用值而非最大期望金額值。


回到文头的案例。選擇红色按钮,立即变现100万,放弃价值5000万的選擇权,一方面是因为“满足于”100万,就其财富而言,100万已经带来数量级的变化,能解决当下最大的难题,足够心满意足。


而再多一個數量級,5000萬能幹嘛呢?可能也想象不到;


另一方面,是想規避綠色按鈕50%的歸零風險。對歸零的恐懼感,遠大于多拿到4900萬的期望。


确切说,選擇红色按钮,交织着“期望效用理论”与“前景理論”的综合作用。


前景理論


《别做正常的傻瓜》引用因前景理論获得诺奖的卡尼曼的总结:


a、在得到的時候,人們都是風險規避的;


b、在失去的時候,理性者是風險規避的,“正常的傻瓜是”是風險偏好的;


c、理性的決策者對得失的判斷不受參照點的影響,而“正常的傻瓜”對得失的判斷往往根據參照點決定;(例如理性決策者不會非要等到回本才抛掉一只應該抛掉的股票)


d、正常的傻瓜通常是損失規避的。


如同行为经济学所研究的,社会、认知与情感的因素,会令人作出不那么“理性”的選擇。


例如,財富的基數,作爲參照點,極大程度上決定了人們去按紅色和綠色。


笨人放棄的概率權


笨人不懂得概率的基本常識,不會算期望值(基于三種理論之一)。


誤區1:不懂“大數定律”


在數學與統計學中,大數定律又稱大數法則、大數律,是描述相當多次數重複實驗的結果的定律。根據這個定律知道,樣本數量越多,則其平均就越趨近期望值。笨人總想在賭場裏賺錢,而賭場恰恰是大數定律的堅定贏家。


誤區2:賭徒謬誤


特沃斯基和卡尼曼總結:


在實際生活中,人們會錯誤地將每次隨機試驗之間獨立的概率建立起聯系。用擲硬幣的例子來說,我們知道每次抛出得到正反面的概率都是1/2,但總有人會認爲如果連續幾次都得到正面,那麽下次得到反面的概率就會更大。


人們常常以爲在整體上符合期望的概率分布,在局部上也會符合相同的概率。這種將從大樣本中得到的規律錯誤應用于小樣本中的現象,被稱爲“小數定律”。


回想2015年股災,給股民帶來致命打擊的,是抄底。跌了這麽狠了,總該有次像樣反彈吧。這也算是賭徒謬誤的一種。


誤區3:存活者偏差


其含義是:根據以事件存活者爲樣本所做出的統計分析是存在偏差的,因爲失敗者(或者說是“遇難者”)沒能入選樣本(《黑天鵝》中的沈默證據),所以,以存活者爲樣本所代表的整體是存在偏差(甚至是錯誤)的。


誤區4:鮮活性效應


人們過分看重更鮮活和更容易從記憶中提取出來的證據。


誰該向誰道“一路平安”?朋友B開車20公裏送A去機場,A將從那裏飛往750公裏以外的某城。離別時,朋友B會對A說:“一路平安”。諷刺的是,B回家的20公裏車程,死于交通事故的幾率,比A乘坐航班不幸遇難的幾率高出三倍多。然而,受“鮮活性效應”的影響,仍然是B爲A祝福。


窮人放棄的概率權


窮人急于變現,無法做到滿足延遲,對效用的期望過低。


哈佛教授塞德希爾在《稀缺》一書中闡述到:


我們陷入了稀缺的困境。每個人一旦面臨稀缺狀態,不管是時間還是金錢稀缺,我們都會走入“管窺”狀態,進而引發我們的稀缺心態,稀缺心態容易引發短視和向未來借債。最終我們陷入越來越窮,越來越忙的困境。



我們最缺的,其實就是有個老爸告訴自己你很牛逼。爲何書香門第或者財富世家會一出一大串牛人,除了基因,資源,可能還有以下原因:


1、有足夠高的參照點,不會被小利益勾走,更能承受風險(其實是低概率的),從而捕獲高回報;


2、身邊一群人的示範效應;


3、被點燃的內心激勵。


他們比窮人更不容易“廉價”甩賣自己的概率權。


所以:


1、貧富差距的關鍵決策點上,“窮人”放棄了自己的概率權益;


2、所謂贏家的秘密就是,堅持按照優勢概率行事,哪怕屢屢受挫也不更改人生下注的原則;


3、买彩票是最为昂贵的关于概率選擇权的自暴自弃,所以被称为收智商税。


錢多的話就價值投資,錢少的話就賭一把。--這可能是投資領域最被廣泛實施的愚蠢。


小概率的事情很難實現,看起來反而容易;大概率的事情則顯得路途遙遠,其實到達目的地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放弃自己的概率权,選擇舒适的小概率,其实是在用自己本来就微薄的资源,去补贴“成功者”。


聰明人放棄的概率權


換句話說:聰明人爲什麽幹蠢事?


聰明人既能精確地算出期望值,又野心勃勃,爲什麽也會失去自己的概率權,無法在現實世界中過好這一生?


1、聰明人也無法躲過行爲經濟學家嘲諷的那些“愚蠢”行爲;


2、大多數聰明人患有“認知障礙症”,理智上想明白的事情,情感上死活沒法接受;


3、先入爲主,自作聰明;


4、沒有將正確的思維方式內化爲一種行爲習慣。


假如人生是一场概率游戏,假如我们的一连串選擇决策决定了最终结局,那么,聪明人貌似该有“先天优势”。而事实并非如此。


概率來自賭博。帕斯卡和費馬對賭博奇特結果的興趣,引發他們提出了一些概率論的原理,從而創立了概率論。


以賭場玩家“不輸”概率最高的21點爲例,賺錢的秘密是:


1、選一個“友好”的賭場(相當于選對行業);


2、對玩兒法基本功滾瓜爛熟;


3、如電影《決勝21點》般數牌;


4、在優勢概率下,加大下注;


5、不管結果如何,始終如一地執行以上策略,情緒不波動。


聰明人能夠做好1-4。但是對于“反人性”的5,是許多聰明人的弱點。


在賭場,你要面對各種幹擾,例如:最好的下注時機卻沒有位置,隔壁賭客的抽煙,大胸美女的晃眼,以及擔心害怕。


每個贏家都是一個人肉阿爾法狗


谷歌技術團隊與職業棋手,聯合研究了阿爾法狗對李世石的棋譜,從中能看到“人工智能”在進行這項人類最難智力遊戲時,到底是如何思考的。


阿爾法狗幾乎會在每一手棋時,都計算自己的贏棋概率。即:對它而言,每一個決策點都是獨立的,阿爾法狗都會冷靜的尋找“當下”的最大獲勝概率。


如本文前面所提及的魯賓、塔勒布、巴菲特,他們差不多都是一個人肉阿爾法狗,堅持按照概率行事,經常看起來是“反直覺、反人性、反舒適”的。


絕大多數聰明人,還沒有這種智慧,以及偉大的行事方式。


被收彩票智商稅的蠢人,和懂得概率但不能堅定實施的聰明人,又都無法逃脫一個陷阱:欲望。


在強烈的欲望面前,聰明人認爲自己的運氣會提升自己的概率。笨人認爲勤能補拙。


所谓成功者的确非常勤奋,但此非充分条件。成功者是選擇的结果,其成功秘密都是事后归因。


所以,有另外一種比智商稅更隱蔽的稅:發財夢稅。


這能解釋兩個常見“經濟現象”:


1、爲什麽中國的商業街總在裝修、換商家?(對比而言,國外的商家很少變遷)


2、爲什麽大量淘寶店主們願意爲一份低于工資的收入,24小時勤奮工作著?


街頭頻換換手之商鋪的過高租金,網上創業者不計回報的拼搏,正是在爲發財夢付出溢價。


你如何定義自己的“賭場”


紮克伯格不過是中産家庭出身。他仍能在公司成立兩年的困難階段,拒絕了雅虎的10億美元收購。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幾年以後,紮克伯格對記者說,拒絕收購的一年內,幾乎所有的高管全部走光了。


你是马上就拿到10个亿,还是以百分之几的可能性在数年之后拿到1000个亿?--这个摆在扎克伯格面前的選擇,多么像本文开篇那个按钮選擇。比较而言,扎克伯格的绿色按钮(失去惩罚)要残忍得多。


秘密在于,摆在扎克伯格面前的,并非10亿和1000亿的選擇,而是坚持或放弃梦想的選擇。


數年後,snapchat以類似的方式拒絕了紮克伯格的30億美元收購要約。



無論結局如何,這便是矽谷的精神之一。僅靠發財夢,很難驅動太大的事業。


財富觀、雄心壯志、年輕氣盛,超越經濟動物的貪婪,讓他們按下了成功概率遠低于50%的綠色按鈕。


如何不贱卖選擇权?


许多人生選擇题,除了abcd,还可能有一个“其它”选项。


對了對付德國人的密碼機,圖靈決定“以機攻機”,然而領導不批預算,並喝令他服從上級命令。圖靈同學靈機一動問:你的上級是誰?隨後給丘吉爾寫了封信搞掂十萬英鎊。




我可以按红色,也可以按绿色,意味着我拥有選擇权。我可否有另外的变现渠道呢?


第三条路,出卖選擇权,将其卖给VC和PE,是利用资本的风险喜好与承受力,分享了100万与5000万之间的价值地带。


有趣的是,財富世界爲一窮二白的年輕人留下了一個暗門。他們並不因自己渴望100萬而非得錯失5000萬。他們只需要更廣闊的視野。


這是當下社會財富的創造與分配核心驅動力之一。亦爲資本的美妙之處。


对于“選擇权”的决策思想与行动模式,决定了最终的财富食物链。


成功學的概率常識


假如你在一個正確的區域,下面一定有金礦(這也是個僞命題,地球下面是有金礦,界定的精確性呢?)然後你重複試錯,聰明地試錯,這些試錯可以積澱和滾雪球般,不斷提升你的成功概率。


引用一個雞湯段子:如果一件事的成功率是1%,反複嘗試100次,至少成功1次的概率是多少?


答案:如果成功率是1%,意味著失敗率是99%。按照反複嘗試100次來計算,那失敗率就是99%的100次方,約等于37%,最後我們的成功率應該是100%減去37%,即63%。一件事倘若反複嘗試,它的成功率竟然由1%奇迹般地上升到不可思議的63%。


前面說過了,勝率不占優時,不要反複押注。如果這麽做,根據大數定律,會輸得精光。


但爲什麽上面的成功學公式卻可以實現反轉呢?


原因在于,你在賭場輸的是錢。


而在成功學的反轉公式裏,是假設你的時間成本、精力成本、機會成本、金錢成本都忽略了。


你需要不服輸,你的體力好很重要,你還願意投入時間,這些都是你的成本。


有些人不會因爲反複挫敗而喪失精力。每次重新開始的時候,他都如第一次般充滿激情。每一次他都准備好了。


由上,人生的錯誤要麽是算錯了數學概率,要麽是反複的次數不夠多,要麽是經不起折騰。


所以,吃苦,可能是最核算的、可以反複押上的籌碼,尤其適合年輕的人生賭徒們。


美國斯坦福大學工程教授羅伯特·桑頓說:在創造過程中,天縱其才未必比生産能力重要。發現一個有用的好想法,你先要去嘗試許多沒用的。這是個純粹的數字遊戲。




有本書專門探討過該問題:如果創新者本人對他們自身想法做出的評判並不可靠,他們怎樣才能提高創作出傑作的概率呢?


答案是:他們想出大量的創意。


西蒙頓發現,平均而言,創意天才在他們所在領域的作品並不比同行的作品質量更好,他們只是有大量的想法罷了。這給他們更多的變化,更高的獲得獨創性的機會。


“一個人能想出有影響力的成功創意的概率,”西蒙頓指出,“同他想出的創意總數成正比。”


例如莎士比亞:我們對他的一小部分經典作品耳熟能詳,但卻忘記了在20年中,他創作了37部戲劇和154首十四行詩。


如何当一个成功的 CEO?在这里,作者霍洛维茨分享了一条重要的经验:


创业公司的 CEO 不应该计算成功的概率。创建公司时,你必须坚信,任何问题都有一个解决办法。而你的任务就是找出解决办法,无论这一概率是十分之九,还是千分之一,你的任务始终不变。


他还认为: 当一名成功的 CEO 根本没有秘诀。如果说存在这样一种技巧,那就是看其专心致志的能力和在无路可走时選擇最佳路线的能力。与普通人相比,那些令你最想躲藏起来或者干脆撕掉的时刻,就是你作为一名 CEO 所要经历的不同于常人的东西。


“只要肯干,你一定可以出人头地。要敢于All in。”這些都是當下中國流行的人生觀。結合上面的成功概率計算,我們要奮不顧身地爲未來下注嗎?


仍然是要看你手中的籌碼。


在我們的一生中,面對不確定性,我們大多時候扔骰子的次數都是有限的,並且是消耗資源的。永不放棄,指的是你的鬥志,而非押完你錢包裏的最後一塊錢。


錢少就該去賭一把嗎?


由此可以探討兩個經常被誤讀的話題:


1、錢少的投資者就該買高風險的股票嗎?


當你的籌碼是“有限的”錢時,錢少的人和錢多的人,只是數字上的區別,下注應該以比例、而非金額來區隔。


有些人覺得自己錢少,慢慢搞來不及,所以要冒險。這和想去賭場提款一樣愚蠢(除非你是數學博士)。難道錢少就可以不遵循概率的法則?難道錢少就要去賭場,活生生把自己推入大數定律的絞肉機?


這就是爲什麽“窮人”常自暴自棄,快速地賭掉了最後的籌碼。


2、創業者是在賣“命”


接著上個話題,“我手上就兩千塊,即使按照巴菲特的回報率,我這輩子也買不起房啊?”


回答:


1、假如你用錢做籌碼,你就要遵循錢的概率原則;


2、你還可以有另外的籌碼,以另外的下注方式,賣命。


也就是:賣掉你的命運,以及動腦、吃苦、拼命。


創業仍然是小概率事件。即使你的智慧、精力、時間是零成本,即使你不斷試錯、不斷探索,讓你的成功率越來越高,最後跑出來的也不多。


大公司的創新,很多時候不比創業者成功率更高。所以他們買入那些跑贏了的創業公司。某種意義上,他們就是買創業者“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好命”,避免自己付出大公司極高的試錯成本。


人生選擇有限


人生有很多个選擇时刻,不能总是被“概率”和“最优”驱使。


就像《怒海争锋》里,杰克船长暂时放弃追杀敌船,選擇停靠小岛,满足船医梦寐以求的达尔文式科学考察。



想起一个朋友,夫妻選擇将创业和置业延后,将时间留给成长中的孩子。


许多美好事物和美好时刻,都是因为一些“不计算”的選擇。


安德烈·高茲說:“我開始思考,什麽是應該放棄的次要的東西,放棄了它我才能集中精力追求最重要的。而歸根結底,只有一件事對我來說是最主要的:那就是和你在一起。”


當然,最好我們手上有足夠的、靠阿爾法狗概率計算法贏得的籌碼,供自己去揮霍,或是幫助那些沒有人生賭場權的人。例如蓋茨的慈善基金。


也许選擇本身比财富更重要。如果说时光是最宝贵的财富,比时光还有限的人生選擇呢?


1995年畢業後獨自去廣州,遇到一位師長,他見我有些無師自通的靈性,不吝在旁人面前贊“這是天才少年”。(時光總是嫌老愛幼,迄今爲止尚未有人稱我是天才中年。)


他注册自己公司的时候,头疼选名,于是说:不如就叫“選擇”。


于是這公司成爲我加入的第一間公司,其名字蘊含著廣泛的人生隱喻:


“選擇有限”公司。




聲明:文章內容來自孤獨大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所采用的第三方數據、資料、圖片均有可靠來源,但不保證這些資料的准確性或完整性,引用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刪。


友情链接:金沙城中心网址  亿发彩票app下载  万博网站  澳門彩票平台  手机赚钱平台  365bet彩票网址  广东快三平台  北京赛车官方平台网站  全民彩票开户  金沙彩票登录